推荐子栏目: 国家发明奖 | 168株活疫苗 | 成果转让 | 学习型团队建设 | 能力培养 | 管理SOP | 感染模型 | 外包试验 | 行业动态 | 猪病案例 | 猪病净化 | 猪博物馆 | 养猪文化 | 猪病图谱 | 专家讲座 | AOM| IOM| 共享资源
您现在的位置: 支原体网 > 时代养猪资讯 > 养猪文化 > 正文
学习何正礼老先生的研究思想和方法
作者:金洪效    文章来源:不详    点击数:2303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/10/27    

 

    何老先生自1934年与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畜牧兽医系毕业至1947年去美国深造,其间10多年,从事过兽疫防治、行政业务领导、科学研究及教学等多项工作,涉及领域广泛。在加里福尼亚大学学习,获兽医学硕士学位和Sigmax会员称号,于1949年回国后就一直在我院兽医所从事科研工作。

何老是我国著名的兽医学专家,他博学多才,通古博今,有多方建树,尤以成功研制多种兽医疫(菌)苗著称,他的一生研制成功有奶牛传染性胸膜肺炎弱毒菌苗、猪瘟结晶紫灭活疫苗、猪出血性败血病氢氧化铝菌苗、禽出败病弱毒菌苗、猪传染性水疱病乳鼠苗、猪气喘病弱毒菌苗以及兔A型魏氏梭菌灭活菌苗等。为我国兽医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,深受全国兽医界同仁赞誉和尊敬。

何老的一生有丰硕的研究成果,这与他有正确的思想和方法分不开,为国担忧、为农业着想是他立题研究的主导思想。他认为农业科学是一门实用科学,研究的目的是以其成果为农业生产服务。所以他所主持研究的课题,均来自生产中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他回国不久,由于猪瘟肆虐,病死率名列首位,他用引进的种毒研制成猪瘟结晶紫疫苗,不久,猪丹毒、猪肺疫(猪出败)又暴发,他又研制出猪出败氢氧化铝菌苗,因效力稳定,这两项均获得农业部的嘉奖;随着家禽饲养业发展,禽出败发生时,他又开题研究禽出败弱毒菌苗;在1958年“大跃进”建“万头猪场”期间,猪气喘病在全国流行,何老又立即成立了猪气喘病防治研究课题组,主持无细胞弱毒菌苗的研制,该项工作历时较长,他在“文革”时虽受冲击,单仍坚持工作,是他费心费时最多的项目;1953年和1969年先后在上海、泰兴出现的以肥猪蹄叉和鼻突患水泡为特征的病毒性传染病,何老是国际上首先定名为猪水疱病。当时,由省食品公司领导,他与南农、苏农有关学者组成研究协作组,带领同志深入疫区调查,并研制出乳鼠弱毒疫苗,同时提出该病的鉴别和消毒方法,对当时疫病控制发挥了重要作用;在食草动物——家兔饲养的热潮中,兔病又流行,他又着手组建兔病研究组,一个人主持两个研究课题,历经几十年艰辛努力,他所主持的研究,先后分别研制成功猪气喘病弱毒疫苗和兔魏氏梭菌灭活菌苗,对畜牧业生产起到一定作用。

在研究工作中,何老始终坚持反复验证是检验研究结果的正确方法,如1958年,农业部召开“全国猪气喘病学术交流大会”,与会代表有医学界、兽医学界、有关业务行政领导等专教授参加,会上有专家提出猪气喘病病原与流感病毒相似,应定名为“猪病毒性肺炎”,与会者多数也认为这与国外报导的“猪病毒性肺炎”有许多相似之处,同意与国外统一称号,而何老不因众多同意,提出反对,他认为在其病原菌尚未研究深透、明确之前,仍以采用国内群众所称的“猪气喘病”较为妥当,在这以后国内外学者研究认识猪气喘病病原物由细菌——病毒——霉形体(又称支原体,下同)的漫长又曲折的历程中,证实何老当时坚持试验来明确病原物的审慎做法是正确的。在国外,1953年以前认为此病病原菌是细菌,该病曾称为小猪慢性支气管肺炎,以后又认为是病毒所致,改称为猪病毒性肺炎,直到1966年前后认为国际上才明确其病原菌是霉形体;在国内,上海畜牧兽医研究所和我院经过多年研究,分别在1973年和1974年先后也试验证实猪气喘病病原是霉形体,它与国际定型菌株(J株)是同一种属。

在猪气喘病菌苗的研制问题上,何老也不迷信外国,不畏困难,坚持试验。因当时国际上有报导说在病愈猪血清中未发现有抗体,故认为难以研制成菌苗,这对国内影响很大,有上百个研究单位组成的协作组,在一、二年间都纷纷告停研究,最终连我院仅只有两个单位继续工作,此项研究,由于难度大、历时长、耗资多、成果渺茫,这对我们的压力也是很大的,一度课题组成员减少、经费不足、士气低落,而何老认为搞研究就是有一定难度,在他的坚持和鼓励下,全组同志又历经10多年进行上百次反复试验,使菌株传代致弱和明确免疫接种的适合部位与剂量,终于获得可用于生产的菌苗,何老认为基本解决免疫问题。回顾研究历程,可以说如果没有何老的坚持自信和反复试验,此项工作就要功亏一篑,菌苗的研制几不可能在近期获得成功。

何老所主持的研究课题和兼任所内业务领导,之所以能取得累累硕果,也源于他善于学习,勤于思考,治学、治所严谨。何老十分关心国内外有关兽医科研信息,不仅经常阅读国内兽医杂志,还长期自费订阅英国的兽医公报(Veterinary Bullitin),他不仅有兽医领域的渊博知识,同时对植物和中草药栽培也有浓厚兴趣,他年事虽高,但仍曾外出采集多种草药,会同中兽医组建立中草药圃,制作有中草药标本。他对国外的经验,都要自己进行验证,从不盲目吸取,凡制订阶段性试验,也都要写出书面计划,在总结上一段试验基础上提出新的试验目的、要求和方法,经研究组讨论后作出安排。撰写研究报告,均以试验为依据,在反复验证的基础上来下结论,而不用推理或主观臆断来判断结果,他认为提出的科研报告,要经得起别人重复试验,例如当我院分离培养到猪肺炎霉形体菌株后,由上海畜牧兽医所主持,在武汉召开课题协作组病原分离现场会,用我院分离培养的方法,协助湖北、甘肃、广东等省试验,使他们也获得猪肺炎霉形体地方株,这也证明我们的方法是真实可靠的。何老还教诲我们,讲话、写文章以及对自己科研成果的评价,都应留有余地,实事求是,不能夸大,不能用“最”高级词语,因为科学是在发展的。对同志们交他审阅的文章,都能及时认真修改,有的还逐字逐句提出意见,他不顾年老和患有高血压症,仍坚持上班,以身作则,身体力行,在实验室亲自观察试验结果并作记录,人工接种时,经常进行示范操作,要大家“跟我学”;工作后期,因年迈视力衰退,不能亲自参加免疫猪透视观察时,但每次仍向助手索要透视记录并抄录结果,以便了解试验的进展。

何老对研究工作的执着和只争朝夕的精神也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他告诫我们:猪气喘病的免疫试验,一个试验周期要四个月,一年只能做三次,人生一辈子只有40多年好工作,只有抓紧时间,才能做出点成绩;记得有一年农历除夕,布置免疫佐剂“皂素”对猪的安全剂量试验,计划经春节三天假期后即可获得结果,不料次日猪死亡,何老在大年初一就带领大家到猪舍进行解剖化验;又有一次是炎热夏天,他要制备新鲜牛心汤培养基,要求助手在清晨去宰牛场买牛心,中午加班,晚上挑灯夜战,使当天完成了任务。何老这种言传身教孜孜不倦,只争朝夕执着于研究的作风,对全所同志都起到榜样作用,所以在我所,星期天节假日上班的现象是十分普遍的。

何老个人的生活十分简朴,终年是布衣、布鞋,加之言行谦虚,不认识他的人,真看不出他是有满腹学识的老专家,在对待科研经费的使用上,他同样是带头注意节约,提倡艰苦奋斗,在高温夏季,他经常亲自在无空调的无菌室操作,工作结束,全身衣裤都湿透;为节省试验经费支出,他动员饲养员到蔬菜所去收集各种瓜皮菜边,这些事情虽小,但对我们的教育很深刻。何老的一生是敬业的一生,他以自己的学识解决生产中的问题为己任,辛劳终身,他的思想作风值得我们颂扬和学习。

 

文章录入:spring    责任编辑:spring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